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RSS
教育部
人文社会科学
重点研究基地
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
中文版
English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简讯 > 国内

4月7日降边嘉措研究员讲座:《格萨尔》在藏族文化史上的地位和影响

时间:2011-04-06 10:07:14  点击:;来源:藏学所  供稿:藏学所


    讲:降边嘉措 研究员

录音整理:赵靖
    间:201147(周四)下午200-400
    点:望江校区文科楼五楼535藏研所会议室

    办: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

《格萨尔》是我国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但由于格萨尔的工作还在收集整理的过程中,并没有翻译成汉语,易见的主要是藏文,中文还不多,所以很多人都不甚了解。那么到底《格萨尔》是怎么样的一部史诗?由于汉族没有史诗,对这一概念不熟悉,但从人类学发展的历史讲,首先是神话传说,进而是英雄史诗,然后是散文、应用文(长篇小说)到各种文本。并且史诗的作用不可小嘘,像希腊的荷马史诗、印度的史诗对其文学艺术的发展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格萨尔》史诗四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它的特点:长、活。

长:到目前为止,收集到的史诗有120多部、100万诗行、2000多万字。与世界史诗相比,如《荷马史诗》,它有2部组成,第一是《伊利亚斯》有1万多诗行;第二是《奥得赛》有125千多诗行;再如印度的史诗,《罗摩衍那》有50000颂(一颂等于两诗行),即10万诗行;《摩诃婆罗多》有10万颂,即20万诗行,合计35万诗行。相比之下,《格萨尔》比世界几个著名的史诗加起来都要长,被学术界称为:世界史诗之最。

活:《格萨尔》至今仍流传在人民群众之中,是典型的活形态史诗。与希腊,印度、欧洲的史诗相比,这些史诗早在两千多年前已经记录成文本,当世界文明发展以后,已经没有史诗流传所依赖的生态、文化、历史环境,它们已经成为经典著作进入课堂、社会。而《格萨尔》通过说唱艺人的表演流传,是活性态的、典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第二,产生年代:

史诗可分为:(1)以欧洲、希腊史诗为代表称为海洋史诗,体现海洋的地域特点;(2)以印度的史诗为代表,称为森林史诗,体现森林特点,这类史诗中有描述神侯等人物,他们都产生于森林;(3)草原史诗,反映草原生活与部落社会,《格萨尔》正是这一类史诗。

其它史诗没有流传下来与海洋、森林的特点联系密切,由于这种地域环境下交流、交往密切,而使得史诗成为历史、成为经典。这也进一步佐证了《格萨尔》史诗是属于草原史诗。《格萨尔》产生于什么年代?从地域上说它属于草原生活,时间上为部落社会,即原始社会开始瓦解,奴隶制社会开始形成时,大约2000年之前,中原的秦汉时期,纪元前后的赞普时代。吐蕃王朝时期随着教育、文化的发展,《格萨尔》的基本框架形成;91011世纪以后,《格萨尔》广泛流传于人民群众之中,直到今天。

它产生发展过程,也体现了自身的特点:集体性流传变异性,以及依赖民间艺人的创造性。

第三,主要内容:

与产生年代相联系,《格萨尔》主要故事形式是散文与应用文相结合,散文是叙述,应用文主要是演唱,通过说唱艺人表达。其核心内容:第一部天界赞普。当时雪域之邦的人民处于苦难中,上天派天神之子到雪域之地来拯救黎民百姓,他在人间时叫格萨尔。第二部英雄诞生。格萨尔本来是神,具有神的品格,他出身高贵、富有、强壮。有些人类学家把历史发展分为三种时代:1、神的时代:产生神话故事的时代;2、产生神话-英雄的时代:一方面人民已经有部分战胜困难的能力,但不能完全主宰自己的命运,另一方面呼唤英雄保护人民,战胜困难。格萨尔就产生于这一时代。3、半人半神-人的时代:人民既相信自己的力量,同时又呼唤英雄的力量,产生半人半神的英雄时代。文艺复兴以后,才有人的时代,文学作品中才主要反映的是人。英雄要得到人民的认可,即出现了第三部赛马称王。在部落社会有首领,是以赛马的方式产出,只有获胜者才能成为王。部落社会时崇尚英雄,只有获胜者才能得到人民的拥戴和认可,因而比赛残酷,争斗你死我活,到了奴隶社会以后,这种斗争形式有所改观,奴隶主就是奴隶主,而非英雄至上,不需要斗争称王。这点又佐证了格萨尔产生的时代为部落社会。以上也为《格萨尔》的核心内容,只是在具体的流传与说唱的过程中有所演义的多少不同。称王以后,主要内容为四部降魔史。这几部内容可以称为史诗的基石,像四根柱子一样支撑着整部史诗。其后是十八大宗、十八小宗,然后发展到100多部,最后是地狱大圆满,格萨尔降服了所有的魔王,完成使命后返回天界。
  
除了内容,最值得研究的一点是格萨尔说唱艺人。《格萨尔》之所以成为最长、活的史诗,主要是靠民间艺人的说唱这一形式。说唱艺人是史诗最直接的创造者,最忠诚的继承者、最热情的传播者,由他们继承、创造、传播史诗。说唱艺人本身是个谜,而单从艺人本身来说,他们自身的故事也很丰富,有很多艺人是文盲,却可以讲《格萨尔》连续讲很多天,他们虽然不会写字但会讲格萨尔,有些可以讲几部,有些甚至是几十部。对于《格萨尔》说唱的传承,有些是父子相传,但很多是无师自通。采访过一些艺人,他们称这是一种缘分,是缘分开启的智慧之门,从而使他们会讲《格萨尔》。很多艺人称自己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人用刀把他肚子切开,把五脏六腑扔了,换很多经书放进去,然后把伤口抚平。梦醒后,便会说《格萨尔》。至于这个说法的真实性,无从考究,但单从人记忆能力来说,确实可以记很多东西。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提出民族无意识,一个民族的记忆是可以传承的,民族的智慧虽然没有学习,却是可以被一代一代传承下去,这就是民族无意识所发挥的作用。

第四,《格萨尔》的地位与影响。

部落社会经历了2000多年,《格萨尔》完整地反映古代部落社会形成、演变、发展的全过程。它是藏族民间文学的集大成,古代民间藏族文化的最高成就,反映古代藏族历史的百科全书,为西藏的历史学、人类学、民族学、宗教学、甚至地理学都提供了一个非常丰富的研究资料。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珠峰系列讲座第六讲:吐蕃碑刻综述
珠峰系列讲座第六讲
珠峰系列讲座第五讲:藏文古写本研究方法探索和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珠峰系列讲座第五讲
我所霍巍教授和张长虹副教授应邀赴维也纳大学参加西藏艺术文化史国际学术研讨会
我所霍巍教授和张长
3月11日张中复博士讲座:认同与识别的多样性
3月11日张中复博士讲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