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RSS
教育部
人文社会科学
重点研究基地
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
中文版
English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简讯 > 国内

4月20日降边嘉措研究员讲座:格萨尔的主要内容和说唱艺人

时间:2011-04-12 15:59:09  点击:;来源:藏学所  供稿:藏学所

格萨尔专题讲座之二

    讲:降边嘉措 研究员

录音整理:  
    间:2011420(周三)下午300-500

    点:四川博物院多功能学术报告厅
    办:四川博物院、四川大学博物馆科研规划与研发创新中心

          四川中国藏学研究所

古希腊最伟大的两部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前者有一万五千多行史诗,《奥德赛》有一万五千诗行。印度的两大史诗,《罗摩衍那》大概有七万多诗行,《摩诃婆罗那》约二十万诗行。而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约一百万诗行,比古希腊和古印度四部史诗的总和还要多一倍多,但由于地处雪山环抱区域,过去交通不便,因此《格萨尔》史诗没有走出雪山草地,没有走到全国,更没有走向世界,不为外界所知。

西方著名的美学家和哲学家黑格儿说中国没有史诗,只有印度和欧洲有史诗,中国散文小说很发达,因为他不知道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大家庭。全世界著名史诗的篇幅加起来也就只有四十多万诗行,这些产生在两千多年前的诗,规模是十分宏大的,它们对希腊、欧洲、东方的文明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但是与它们相比,我们的《格萨尔》有一百二十多部,约一百万诗行,比它们的总和还要多一倍多。格萨尔整个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故事中又有很多小的故事,每个故事下又形成一部。

格萨尔从篇幅上来说,其特点是长,是世界上最长的史诗。并不是说篇幅越长就越好,只是就篇幅本身来讲,格萨尔超过了希腊史诗和印度史诗的总和。《格萨尔》的内容也是十分丰富的。《格萨尔》第二个特点是活,至今在人民群众中广泛流传,是活形态的。如今我们都说非物质文化遗产,格萨尔就是典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又和希腊史诗、印度史诗相比较,希腊史诗早在两千多年前在地中海产生,通过2008年在我国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后,我们对古希腊文明有了更多的了解,希腊的史诗主要在希腊——奥林匹克的故乡流传,即在海洋流传,因为交通很发达,在人类交通历史上,最发达的就是海洋,海洋通航以后,和各个国家和民族之间的交往更多了。过去的史诗叫做行吟诗,一边走动、一边歌唱的就叫行吟诗人,这是由它们的生存环境和条件所决定的。由于当时的文化已高度发达,两千多年前就把史诗记录下来,成为欧洲文学的经典作品,但现在在群众中已经没有流传,在希腊半岛上也没有这样的诗人。印度也是如此,印度是森林,在喜马拉雅南边,它们的交通也很发达,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也进行交流。行吟诗人的文化生态环境、自然生态环境不复存在,也是在两千多年前印度王朝就将其整理成文字,最早写在贝叶经上,后来刻在檀香木上,后来发明纸以后便写在纸上。后来,希腊和印度的史诗都成为经典文学作品,在群众中不是以艺人的形式传播,而是以另外一种形式流传。

只有我们藏族的史诗,还在雪上草地的农牧民群众中流传。为什么它们的史诗不在群众流传,而我们的藏族史诗仍在群众中流传。这种原因分析起来很多,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是自然生态环境,青藏高原雪上环抱,交通不便。现在到拉萨、康定很方便,都有飞机通航,两个小时我们就可以从成都到拉萨,一杯茶还没有凉就可以到康定。过去可不行,若遇大雪封山,四五个月甚至半年,里面的人出不来,外边的人出不去,这就是自然生态环境的影响。

第二个是文化生态环境。那时候文化生活非常单调,对于群众来说主要就是讲格萨尔故事,现在有很多电视、电影、文学文艺作品、卡拉OK等娱乐活动,文艺有多项选择性。那时候没有,人们主要就是听故事,牧民们早上放羊,晚上赶回来,然后就是讲故事、听故事,在这样的文化生态环境下,史诗才能流传下来。

我们把世界上的史诗作一个简单的分析比较,可以把希腊和欧洲的史诗称为海洋史诗,它们产生在海洋,各个国家、民族的交往更为密切一些。第二种印度的史诗,印度是大森林,老百姓在森林居住,它讲的是神猴为主角的故事,反映了森林的情况。

而《格萨尔》,我将其称为草原史诗,它流传在整个青藏高原,包括喜马拉雅山南部地区。过去喜马拉雅南部地区也是藏族的一部分,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后来受到印度的侵略,很大一部分都被印度占领了,这里有很大的草原,也有上千万的藏族人们在那里生活。所以《格萨尔》在喜马拉雅周边地区,以及我们西藏地区的阿里、昌都、青海玉树、果洛和四川甘孜、阿坝等广大的藏族地区形成了史诗的流传带。

这一讲的主要内容是“格萨尔的主要内容”。

说唱艺人在讲格萨尔故事的时候一般用三句话来概括,第一句话“上方天界,遣使下凡,拯救黎民”。格萨尔被认为是天神之子到了人间,来拯救黎民百姓。他最主要的使命就是降妖伏魔,造福百姓。第二是到了人间以后,降妖伏魔,造福百姓。第三则是完成业果,超度众生。在让岭国人民过上好的生活以后,又到地狱去,超度地狱的亡魂,反映了古代藏族人名的灵魂观念。

虽然《格萨尔》内容很多,有一百多部,两千多万字,但概括起来有天界篇、降魔篇、地狱篇三部分组成的一个庞大的史诗。为什么说是天界呢?西方人类学家将人类的历史分为三个时代,认为第一个时代为神的时代,盘古开天地,人类从猿猴进化为人,人的大脑不够发达,科学技术更不发达,他理解不了世界万物、宇宙的变化,比如突然下雨、刮风、下冰雹,发生天灾人祸了,他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他认为天有天神、人有人神、雨有雨神、风有风神、树有树神、山有山神,水有水神,称之为神的时代,产生了很多神话故事,比如汉族的盘古开天地、女娲补天形成人的故事,藏族的神猴和罗刹女结合产生了藏族人类的故事,西方上帝造人的故事等,人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怎么生存,就把命运寄托给神,因此在那个时候产生了神话。我们南方还有洪水的故事,在洪水泛滥的时候,我们的祖先坐在葫芦上飘到了南方。

第二个时代是英雄时代,随着人类不断的进化,科学技术在不断的发展,人类的知识也在不断的积累,人学会了用火、打猎、吃煮熟的食物,我们可以掌握部分的工具,但我们仍无法抗拒野兽和异族的侵略,人们仍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希望在人类中出现英雄,于是就产生了英雄,产生了英雄史诗。《格萨尔》就产生在这样的时代。

第三个时代是人的时代,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人类既不靠神,也不靠英雄,人类能够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产生英雄史诗的时代也结束了,没有这样的文化土壤和条件,这样英雄史诗也不复存在,神话时代产生神话,英雄时代产生英雄史诗,人类进入现代文明以后就产生了现代多元化的文明。

为什么格萨尔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而赋予他英雄的品格和神的品格,就是因为藏族先民希望有这样一个人,不是普通的人,能够降临人间,拯救百姓。故事第一章就讲述了上天让天子下凡到人间,他也不是直接降落,他有人的躯体,在人间有父亲和母亲。史诗是里说格萨尔是神、念、龙王三位一体的英雄。神显示格萨尔的高贵,他虽然有人的身躯,但他又不是普通的人,他是天神下凡,具有神的品格。念是古代藏民中的一种山神,是一种非常厉害的神。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相结合处的唐古拉山,藏语就叫念青唐古拉山,念神就居住在唐古拉山,格萨尔既有神的高贵,又有念神的强壮。同时,格萨尔与龙王相关,他的母亲是龙王的女儿,龙王意味财富,这样才能给老百姓带来财富,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格萨尔到人间的主题思想鲜明,反映了格萨尔降妖伏魔、以强扶弱、安良除暴、造福百姓,这个主题思想贯穿全书,希腊、印度的史诗的主题都不如格萨尔史诗的思想鲜明。希腊史诗文字上、艺术上和结构上都非常完美,反映了欧洲邦国之间为了抢夺土地、争夺美女的斗争,比如为了争夺美女海伦的故事。

印度是三大宗教印度教、佛教、伊斯兰教的发源地,他们认为伊斯兰教的发源地也在印度,但这种观点存在争议。印度宗教很盛行,宗教观点在老百姓的思想中根深蒂固,因此印度这两部史诗也是反映了一种宗教观念,它们的史诗被称为颂,也是因为宗教诗就被称为颂。这类史诗读起来很枯燥,没有人物,没有故事,说教的内容很多。而格萨尔有鲜明的主题。

格萨尔在诞生的时候就与一般人不一样,他出生时就有三岁孩子般大,他到三岁时就非常懂事,能为老百姓做事。他当时就宣称,除了岭国人民(古代藏族人民)的公敌,我格萨尔没有私敌,除了岭国人民的公事,我格萨尔没有私事,意思即格萨尔没有私仇,打仗南征北战都是为了岭国人民,为了抗击侵略,消灭欺负人民的妖魔鬼怪。不是为自己谋利益,是为岭国人民。具有鲜明的主题思想。

格萨尔诞生,由天界赞普、英雄诞生、赛马称王等部分组成。在格萨尔12岁的时侯,他已经成人,岭国部落要挑选国王,举办赛马,这就反映了部落时代的故事。赛马称王的主要内容就是说岭国崇尚英雄,岭国的许多英雄都参加了赛马,谁要赛马得到第一名,他就可以坐上岭国国王的宝座,可以得到岭国的七种宝贝,还可以娶到岭国美女珠牡作为王妃,12岁的格萨尔战胜群雄,取得了第一,坐上了王位,娶到了岭国的美女珠牡为妃,这就是天界篇。

关键部分是降魔篇,《格萨尔》前面只有几部,后面只有三四部,中间有一百多部主要就是讲降伏青藏高原的妖魔鬼怪。主要有四部降魔史,一部为降服北方魔王,即魔岭大战,第二是霍岭大战,霍指霍尔国,是北方的一个游牧民族,第三是姜岭大战,姜指云南地区,第四是门岭大战,门指喜马拉雅南部地区。四部降魔史是支撑格萨尔这座艺术宫殿的支柱。下面还有十八大宗、十八中宗、十八小宗的故事,藏族将九、十八作为多数,就像葡萄串一样的环形结构,一个故事套一个故事,一共多达一百多部,这是格萨尔的核心部分。

最后是地狱大圆满,有地狱救妻、地狱救母,还有格萨尔纳妃等。当格萨尔返回天界时,他回头看见自己的母亲、妃子、战士都在地狱,于是他返回地狱同阎王争论,阎王说杀生有罪,于是格萨尔要超度他们的亡魂,这反映了藏族的灵魂转世的观点。那些为正义的战争战死的人陷入地狱受苦受难,被英雄们征服的国王、战士、妖魔等也在地狱,因此要超度他们的亡魂,不仅要超度战士的灵魂,还要超度敌人,超度众生,自己才能得到解脱,这是藏族很重要的一个观点。《格萨尔》的最后为地狱大圆满,超度了地狱所有的亡魂,有的到了天堂,有的转回了人间,这样格萨尔才算完成了业果,完成了使命,最后才能返回天界。

《格萨尔》之所以能够千百年来在民间广为流传有很多原因,一是它的思想性很鲜明,反映了古代藏族人民的愿望和利益,引起了藏族人民世世代代的共鸣,另一个是它的语言优美,它的形式是散韵结合,它是一种说唱艺术,有些部分是叙述,有些部分则采用唱的方式,唱的曲调也非常多,可谓藏族民间艺术的集大成。

《格萨尔》中既有金戈铁马似的激烈战争场面,如史诗所述的血流成河的惨烈场面,同时也反映了藏族部落社会的形成和发展,对故乡、草原、雪山、森林的赞美,描写了高原风光,也有缠绵悱恻、情深意长的爱情故事,所以格萨尔是一部活形态的古代藏民的历史,是一部反映藏族历史和生活的百科全书。

第三个问题讲说唱艺人,格萨尔之所以能广泛流传,成为活形态的英雄史诗,就是因为有众多的格萨尔说唱艺人在群众中说唱,尤其在雪山草地。在希腊、印度的行吟诗人已不复存在,他们的文化生存环境也已不复存在,而藏区由于交通不便等原因,现在还有说唱艺人。格萨尔能发展成为最长的史诗并流传至今,与格萨尔说唱艺人的贡献紧密相关,他们是格萨尔史诗最直接的创造者,也是最忠实的继承者,最热忱的传播者,至今活跃在群众之中,是真正的人民艺术家。

说唱艺人照片:

说唱艺人扎巴老人、桑珠(昌都地区,演出时候戴着帽子)、玉梅(来自草原)、泽仁多吉、青海果洛的艺人、那曲的说唱艺人、甘孜州色达县的说唱艺人……(活佛)、女说唱艺人(她拿着石头讲,没有石头讲不出来,一个石头一个故事)、青海玉树、戴着“仲夏”的艺人……说唱艺人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年轻的,青海的盲艺人、青海果洛的艺人,现在全国艺人不断减少,因为艺人生存的自然生态环境不断的消失,现在全国只有一百多位说唱艺人,比较优秀的有三四十人,他们的说唱故事也正在搜集整理。

第二是艺人的分布,主要分布在喜马拉雅周边地区和雪山草地。在那样广阔的地方,有史诗存在的自然生态环境,从喜马拉雅山地区、阿里高原一直到甘孜州色达、黄河长江的源头等,在这些地区流传。

格萨尔的说唱艺人有很多种类型,格萨尔艺人的来源是由艺人们自己讲的故事,是一个关于青蛙的故事。这与藏传佛教的灵魂转世相关,虽然信佛的地方很多,但它们没有高僧活佛,没有灵魂转世,唯有藏族地区有。活佛圆寂后,他的灵魂又附在下一世活佛上。关于青蛙的故事,艺人们说格萨尔在十二岁时登上王位,他在降服北方魔王的时候,他的战马不小心踩死了一只青蛙,虽然格萨尔是天神之子,但是杀生也有罪,于是他下马拿起青蛙,用手轻轻抚摸,说我今天把你踩死了是我的罪孽,我会为你祈祷,希望你来世能变成一个很能讲故事的人,把我格萨尔在高原降妖伏魔的业绩代代传下去,告诉所有的藏族同胞,希望能把格萨尔的故事传下去,同时也希望格萨尔英雄故事像杂色马的毛一样多。不同地区的艺人讲的有所区别,但基本的故事和人物相同,也如同杂色马一样,不是一个颜色的,民间故事存在着流传变异行,在流传的时候形成差异。同样的故事,任何人所讲都存在差异,但基本内容大致是一致的。不同的人也不同的兴趣。比如说唱艺人玉梅特别爱讲赛马的故事,有的商人则专门请艺人来唱达斯财宝宗,这样可以招财。

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有个著名的格萨尔说唱艺人,他说他的后背上有一个马蹄印,因为传说中说说唱艺人是青蛙的转世,这与前面所说的故事就相联系起来了。藏族有这样的观念,容易被藏族人民接受。说唱艺人扎巴老人,一辈子都在青藏进行说唱活动,在西藏大学成立了第一个格萨尔研究所,藏族地区人过世以后实行天葬、水葬,扎巴老人在生前几年前留下遗嘱要实行天葬,但要把头盖骨留下来,但是他的孩子忘了这个遗嘱,回了家才想起来,于是急忙返回天葬场,才避免头盖骨被砸得以保存,据说他的头盖骨上也有马蹄印,他的家人们都相信这种说法,因为他们心里有这样的信仰,所以容易理解。这些艺人或多或少和格萨尔都有一定缘分,或者是得到格萨尔的祝福和加持,或者是格萨尔的转世,因此他们在讲格萨尔故事时能滔滔不绝。

藏族地区有三种说唱艺人,一种是藏戏艺人、一种是热巴艺人、一种是格萨尔说唱艺人,前两种艺人都是师徒相传,父子相传,但格萨尔艺人不是,一般格萨尔故事的篇幅比较大,不能靠教授,需要靠缘分,很多依靠托梦的方法,做了一个梦,梦醒后就能说很多格萨尔故事。

两段说唱艺人视频。

格萨尔的主要特点就是散韵结合,前一段视频的唱法为韵文,后一段视频的前面很长一段是叙述,后面是唱。这种说唱一句一句教是学不会,这要靠缘分。从下面的故事可以感受到。

第一个扎巴老人是西藏昌都区人,他小的时候家里很穷,他跟着叔叔去放羊,13岁那年,他在放羊时掉到了树丛里,就在树枝上睡着了,一睡就睡了两三天,叔叔回家了,他却没有找到。这几天也有很多人从那里走过,但奇怪的是没人发现。三天以后他被家里人找到了,后来就一场大病,他说做了一个梦,他正在放羊,来了一个青年人骑着青马,拿着大刀那个人把他的肚子剖开后,自己都闻到一股臭味,把五脏六腑掏空扔掉后,往里面装上经书,然后抚摸肚子以后,肚子就平整了,还散着一股香味,他醒了,梦就结束了。后来他病了,几天都不说话,就让活佛帮他加持,活佛说他梦见的青年是格萨尔的大将,他肚子里装的是格萨尔王传。他的前世和格萨尔有缘分,所以他就会讲故事。后来活佛给他开启智慧,藏语叫“扎姑且”。以前故事藏在他的脑子里,开启智慧后才能够说出来。十三岁以后的扎巴就会讲格萨尔故事,他说他会讲三十多部格萨尔,从七几年到八六年过世,大概讲了25部,约600万字,等于五部红楼梦。他有两个姑娘和一个儿子,但他们没有缘分,他们也不会讲格萨尔故事,这与藏族灵魂观有关。

玉梅也是这样,他刚好比扎巴老人小一个甲子,即六十岁。她是人民公社生产队放羊的,她和同伴去放羊,她躺在草地上一睡就睡着了。她也是几天几夜没回来,大家把她找回来以后,她说嗓子发痒,说不出话来,当时因为是文化大革命期间,不能请活佛加持,但是七天以后她就好了,并且她抑制不了地想说话。她说她睡着的时候做了一个梦,她在草原上放羊的时候迷了路,走到了一个像牛奶一样地洁白的白湖和另外一个黑湖的地方,突然从黑湖里出来了一个妖怪,要把她抓走,她哭闹着说家里有父母不愿跟随她去,这时白湖里出来了一个仙女救了她,仙也也想把她带走,但她还是说家里有父母不愿意去,于是仙女就让她回家去,并且对她说,她与格萨尔有缘分,回去以后要说格萨尔的故事。梦一结束,她就醒了。她回家以后病了七天七夜,也是嗓子哑,说不出话来,到了第八天她的嗓子突然变得非常响亮,也是抑制不住想唱歌说话,一唱就唱出了格萨尔故事,并且一唱就唱了三十年。她唱的格萨尔故事西藏社会科学院正在收集整理。她的家人也都不会唱。他们艺人都说这是一种缘分,每个格萨尔演唱艺人都有一段神奇的故事,学术界称之为格萨尔说唱艺人的记忆之谜,热巴、藏戏艺人都可以传承,父子相传或者师徒相传,但是格萨尔说唱艺人不能这样传,光一段格萨尔就很难记忆,何况这么多部。从科学上讲的记忆之谜,还是可以解释,比如弗洛依德研究的集体无意识等等。在文化不发达的时候,人的记忆力比较强,现在有了电脑等先进的科学技术后,因为有了依赖性,人的生物性退化了,所以记忆力反而不强了。玉梅讲起格萨尔故事滔滔不绝,她无法记清楚身边人物的人名,但是她讲格萨尔讲了一百多部,她能记住格萨尔里面有两千多个人物,包括每个人所骑的马和每个人所持的武器,她的记忆很值得研究。这需要多学科对此进行研究。

格萨尔对藏族传统文化的各个方面都产生了影响,有格萨尔的藏戏,取材于格萨尔的藏戏以及格萨尔的唐卡,四川博物馆珍藏了一套格萨尔的珍贵唐卡,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格萨尔对文化艺术的影响更大,格萨尔也会得到更广泛的传播。对藏族文化艺术的发展起到了深远的影响,对带动整个民族文化也有很重要的作用。很多格萨尔唐卡都毁掉了或者失传了。如今格萨尔走近川博,在川博这个平台上,对格萨尔工作也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听众提问:

问题1:现代藏民是怎样看待格萨尔说唱艺人的?说唱艺人在藏民心中有着怎样的位置?说唱艺人现在的生活状况是怎样的?说唱格萨尔是否作为他们谋生的一种手段?如果是,这是怎么样一种形式呢?

格萨尔说唱艺人作为流浪艺人,靠乞讨为生,在过去的社会地位是很低的。随着解放以后,他们的地位得到了提升。但由于很多工作还不够到位,很多艺人还在群众中,有的还在依靠说唱维持生活,但更多的艺人靠一种兴趣进行说唱。现在格萨尔说唱艺人得到了国家的重视,尤其是现在国家很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待遇逐渐得到提高,我们也在西藏、青海等地建立了格萨尔说唱艺人之家,让他们在一起说唱、整理格萨尔故事。一些外国学者对我们这种作法存在质疑,格萨尔作为一部活性态的史诗,艺人以前面对的是群众,但现在把他们集中在一起,现在他们面对录音机,因为没有互动,于是就没有兴趣了。由于缺乏自然文化生态环境,因为节奏比较慢,观众也没有了兴趣,不愿意听下去,因此让格萨尔在群众中间流传,也是很难的,很可能某天格萨尔进入博物馆。现在通过非物质遗产这种更高层次的形式,把它记录、录音、整理下来,让它作为一种精神产品进行流传。比如千岛之国芬兰的史诗《英雄国》,他们有专家读的读本,有少儿读本,有妇女的读本,从国家公务员到厨房里的老太太都在读他们的史诗,他们是通过不同形式来传承,因此他们也很自豪的说他们全民都在读英雄史诗。

格萨尔的传承一开始可能在整个藏族地区都流传。在我小的时候,在甘孜州巴塘都见过很多艺人,现在甘孜州的艺人基本都消失,老的艺人逝世了,年轻的也不说唱了。现在说唱艺人主要还是在雪山草地,比如西藏的阿里、黑河,青海的玉树、果洛藏族自治州,还有甘孜州的阿坝、甘孜等地方。在拉萨、日喀则这些商业比较发达、宗教势力很大的大城市里,就已经没有格萨尔说唱艺人生存的空间了。

问题2:在现代文明的冲击下,会对格萨尔的传承发展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现在格萨尔的抢救,把说唱艺人演唱的故事记录下来,整理成文字,然后出版。现在大量的都在收集整理,但翻译工作还没进行。现代文明对格萨尔肯定有冲击,现在藏族地区或在不发达的地区,传统文化的继承和保护,与社会现代化的发展是同步进行的,我们一方面要继承传统文化,另一个方面我们还是要发展。我们不能老唱格萨尔,我作为一个格萨尔工作者,也希望更多人关心格萨尔,但是一个民族还需要发展,我个人认为格萨尔作为现代藏族文化的一部分,我们中华民族现代文化的一部分,可以从传统格萨尔中吸收养料,充实发展创造一种新的文化,同时也可以使格萨尔传播的更广,走的更远,显示出它强大的生命力。

问题3:格萨尔中有很多关于佛教的内容,那您是否认为格萨尔是从佛教故事中衍生出来的呢?

我个人认为,格萨尔产生的年代要久远一些,格萨尔产生于藏族部落社会开始瓦解,奴隶制社会开始形成的时期,大约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而佛教传入藏区只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但是格萨尔在产生流变的过程中有很多佛教的内容,很多佛教徒也有意将格萨尔塑造为佛教的战神。最典型的是甘孜州石渠县一位叫做米旁的活佛,他写了一本书,论证了格萨尔是佛教的战神,米旁仁波切说格萨尔的使命是弘扬佛法,消灭异教徒,而不是降妖伏魔,所以说宗教对格萨尔的影响是很大的。另一个观点是,这与格萨尔的整理者的关系也很大,在记录过程中,因为整理的人关注的点不同,比如佛教徒只关心弘扬佛法,因此也就造成了不同的版本。

问题4:格萨尔作为藏族的史诗,它在叙述上与其它史诗有什么不同?

虽然其它民族也有很多民间故事,但就藏族来说,格萨尔流传下来以后,把其它地区民间故事以及优秀的言语融入进来,它是散韵结合的形式容易为藏民接受。

问题5:我们所看到格萨尔文献是根据说唱艺人的说唱故事来整理的,那么是先有文本还是先有说唱或者先有说唱后有文本?我们现在看到的说唱艺人都很老,我们对他之前的说唱状态是否有了解?

如果我的说法史诗创建的时代是在藏族部落社会开始瓦解,奴隶制社会开始形成的时期成立的话,即史诗产生在英雄时代,当一个民族没有文字的时候,它的流传是靠口耳相传。藏族部落社会究竟怎样,考古、博物馆也没有资料,格萨尔中有很多介绍。按我的理解首先是有长期的格萨尔流传艺人,有了文字以后才把它记录下来,由于大部分艺人都是文盲,他不是看着文本演唱的,至于最早的文本在什么时候还是未知的,手抄本很多,但在文化大革命中很多遗失了。可以说格萨尔史诗流传就是自身自灭的一个过程,在群众中流传,在群众中消亡,所以有意识的收集整理还是在解放以后,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以后。

问题6:希腊史诗中的海伦和格萨尔传中的珠牡是否有可比性?如果有,是否可以比较出东西方女性的特点呢?

这是一个大问题。海伦和珠牡有共同性,也有不同性,海伦是希腊半岛最美的人,所有的英雄都想得到它。珠牡也是一样。但是不同的是,海伦主要用美征服了所有英雄,都为海伦流血斗争。而珠牡要辅助格萨尔,她造福百姓,要参加劳动,照顾老人、放牧牛羊。古代部落战争争夺的有三种,抢土地、抢财富、抢人。珠牡主要负责在格萨尔征服了一个部落,夺得了财富,珠牡公平的将财产分给百姓。它有鲜明的主题思想,引起了藏族世代的共鸣,这也是格萨尔能够传承下去的重要原因。

问题7:三十年以来整理格萨尔的过程中,会否因为当下的一些条件限制而人为的修改格萨尔?

因为整理的人很多,整理者的学术观点也有所不同,格萨尔很有名的霍岭大战中有一段抢夺珠牡以后的故事中,出现了两个版本,我所记录的版本和青海、汉族的版本有所不同,他们受到了贞操观点的影响,为了避免格萨尔和珠牡的形象,因此有些改变。在民间文学的整理过程中这种版本的差异是存在的。

问题8: 格萨尔艺人的说唱语言是采用的安多语还是康巴语呢?近年阿莱写了一本《格萨尔王传》,你是怎样看待这本书的?格萨尔王说唱对藏民的心理、价值观和性格上产生了一种什么影响的呢?

格萨尔在整个藏族地区广泛流传,艺人也是流浪艺人,语言有差别,但方言之间的差别不大,基本的词、观点还是一致,基本的故事还是能够互相听懂的。阿莱写的这本书是英国的一个出版社要重塑神话,组织了一些学者按照自己的理解来写格萨尔,阿莱作为一个很优秀的藏族青年作家,他用他的观点来解读格萨尔,对传播格萨尔还是很有意义的。格萨尔是在藏族深厚的民间文化中产生的,是藏族文化的集大成。恩格斯曾经说过:“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精神,比如大禹的精神,愚公的精神,而藏族有格萨尔的精神、尚武精神,这种精神是人民所拥护的,因此这种精神传承了下来,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意识和民族的记忆。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珠峰系列讲座第六讲:吐蕃碑刻综述
珠峰系列讲座第六讲
珠峰系列讲座第五讲:藏文古写本研究方法探索和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珠峰系列讲座第五讲
我所霍巍教授和张长虹副教授应邀赴维也纳大学参加西藏艺术文化史国际学术研讨会
我所霍巍教授和张长
3月11日张中复博士讲座:认同与识别的多样性
3月11日张中复博士讲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