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RSS
教育部
人文社会科学
重点研究基地
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
中文版
English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简讯 > 国内

巴桑旺堆:多维视角下的近代西藏贵族婚姻和家庭

时间:2017-05-16 08:42:59  点击:;来源:藏学所  供稿:王磊 供稿;陈波 审校

  59日下午两点,应四川大学李安宅讲座的邀请,中国藏学研究所讲座教授巴桑旺堆先生在藏学所111室讲演“多维视角下的近代西藏贵族婚姻和家庭”,讲座持续两个半小时。

讲座开始前,主持人陈波副教授在李安宅先生的藏学人类学尤其是他早年在拉卜楞寺实地研究时对婚姻个案的观察这一背景下,强调巴旺教授即将演讲的议题在链接藏学与人类学研究方面的重要地位。

  讲座伊始,巴旺教授说明了他开始近代西藏贵族研究以及本次讲座的缘起。其一、根据1981年在西藏档案馆抄录和翻译西藏地震的档案的过程中抄录的一份至今仍未对外公布的原西藏噶厦政府的官方贵族名录,巴旺教授本着学者的使命感在《中国藏学》2014年的增刊版上发表名为“关于一份西藏贵族名录档案”的文章,以期为从事西藏社会研究的人类学家社会学家与民族学家提供资料参考。其二、巴旺教授一直对西藏贵族的家史和贵族在近代西藏这一特殊时期对社会的影响和所起的作用方面比较关注,通过多年来的阅读,掌握和积累了大量国内外出版的贵族史料,加上听闻的民间流传的有关贵族的奇闻异事,以及贵族的后人对前辈的故事的讲述,为近代西藏贵族研究储备了丰富的素材。其三、2014年,藏研所在大邑县召开的学术会议里,巴旺教授与中央民大的著名藏学家郭卫平教授就西藏贵族研究的史料以及民国时期国民党特务在拉萨的一些史料交换意见的过程中,郭教授建议巴旺教授开始贵族研究方面的写作。其四、巴旺教授几年前曾与陈波副教授就其关于尼泊尔的人类学专著中涉及到的当地民间的一些婚姻风俗交流过,在收到讲座邀请时就欣然应允了。

讲座中,巴旺教授首先阐释了何为近代西藏贵族,近代西藏贵族阶层是怎样形成的和近代西藏贵族阶层中的等级划分以及贵族与原西藏地方政府的关系等四个问题。“贵 族”(སྒེར་པ། 音译格尔巴,意即私有者,在汉文中译作贵族(1951年后),在英文中译为Aristocracy,但对西藏贵族的定位与所谓的欧洲贵族、中国古代贵族等提法有所差别。近代西藏贵族是1642年第五世达赖喇嘛在蒙古和硕特部落首领固始汗的武力支持下建立甘丹颇章政权后,由卫藏即西藏中部地区的新旧贵族组成的新兴贵族集团,一直到1959年,都是西藏社会中的一个特权阶级。近代西藏贵族有祖籍为西藏卫藏,世袭的封地--谿卡(汉文一般称之为庄园)亦地处卫藏(不包括康区、安多)境内,同时拥有依附的奴隶,贵族中的男性又常常出任各级公职,成为西藏地方政府内的核心统治阶级(与官府、上层僧侣合称三大领主)等几大特点。近代西藏贵族盛衰历史延续的300多年中,贵族家族最多时有300家左右,至1959年仍约有近200家。巴旺教授依据贵族的家庭背景,庄园奴户多寡,以及三百年来历史上所累积的财产、权势资源,将近代旧西藏贵族“格尔巴”分成了亚谿(ཡབ་གཤིས།)、第本(སྡེ་དཔོ།)、弥查(མི་དྲག)和普通格尔巴(སྒེར་པ།)四个等级。

  接着,巴旺教授探讨了历史上近代西藏贵族的婚姻情况。贵族(格尔巴)婚姻基本准则是门当户对,其标准有三。其一,嫁娶双方必须出身于贵族家族,有三种形式--大贵族世家之间的联姻,大贵族与中、小贵族之间的联姻和中、小贵族之间的联姻,与锡金王室、不丹王室、德格土司联姻则是特例。其中,在大贵族家族只有女性,家族无男性继承人的情况下,女方家族会从中、小贵族的家族中把一合适男性入赘过来,逐渐成为家族掌门人,入赘的男性称作(མག་པ།),这种“玛巴”制的婚姻使得家族家业保持传承,成为一种独特的继承制。其二,财富的多寡或富裕程度是一种重要考量,但在不同婚姻背景下对财富多寡的考量会有所差异。大贵族之间婚姻中财富的考量不是首选条件。大贵族要从中、小贵族家族入赘女婿,财富也不会成为主要因素,因为大贵族家族需要的只是一个延续家族家业的贵族出身的男性传承人。但是大贵族家庭的财富却是促成中、小贵族家族的男性入赘的重要条件。其三,属相不犯岁,命星大吉。婚姻中的男女双方生肖是否相合,常被视作两个人及两个家族“门当户对”的幸福指数的重要参考意见。男方和女方的生辰八字,必须满足属相不犯岁的条件,再由高僧、活佛在佛像前卜卦,之后才遵照传统的婚姻程序。

  随后,巴旺教授谈到了近代西藏贵族婚姻的形式以及婚姻中的特殊情况。他指出,虽然其基本形式是一夫一妻制,但个别家庭也会存在一妻多夫或一夫多妻的现象,其中历史上出现过的姐妹共夫或是兄弟共妻式的西藏贵族婚姻创造出了一个贵族家族利益延续制(继续制)的独特模式(不分家)。

  此外,在离异和再婚中,女方(尤其女方的本家财富多、社会地位高的话)在解除婚姻关系方面有相当的主动权,往往“出走”到娘家,再嫁时也被社会认可,不受非议、不受歧视,女方在新家族仍然拥有尊贵的身份和显赫的家庭地位。而贵族男主人一旦移情于其他贵族女性或平民女性,往往只能从本家出走,另立门户,不存在“休妻”之说。

贵族的婚外情的两种形式,一是非婚同居,二是私通。非婚同居包括贵族男性与平民家庭出身的妇女长期非婚同居和贵族已婚男性与另一贵族家庭的已婚夫人的长期同居两种状况。前一种事实夫妻关系并不被社会认可,而后一种情况却得到双方家庭成员的默认,社会舆论宽容。而私通通常指一时发生的,或保持的性关系。贵族男女之间的私通,藏语用(སྒབ་མཐུན།)一词来形容,字面的意思是需要隐瞒的私情,或需要袒护的私情。一些贵族家里当谈到祖辈的风流韵事时,通常用(སྒབ་མཐུན།)一词以正面的语气来形容,不避嫌,不忌讳。这个中性词是贵族社会习惯用语,民间几乎不用,大多出现在贵族个人的传记和家族史的相关文字中;而贵族男性与家庭主妇的贴身女佣人之间或是发生在与社会上民女之间的私通则被视为偷情。

  巴旺教授在分析了西藏传统社会对贵族婚外情或私通的看法后总结道,贵族社会对贵族之间的婚外情、私通情况不忌讳、不鄙视,一些自传体裁中对家族的这类风流韵事叙述正面;平民或女婢与贵族男性的私情不被认可,也几乎不存在任何争取物质安全感、生存资源的获取和阶层提升等的可能性,更加不会发生危及家庭婚姻的情况。而且传统西藏贵族婚姻中从一而终的观念比较淡薄,贵族妇女也会发生婚外情。在对待非婚生子的态度方面,贵族之间的婚外情有私生子,和贵族与平民之间因私情有私生子,这两种私生子的人生际遇是决然不同的。贵族之间私生子在家族中拥有家族其他成员相同的地位,有的还继承家业,承袭“公”的爵位。而与平民女性生的私生子由母家抚养,不会发生进入贵族家庭,继承家产之类事情。总之,贵族社会中的婚姻家庭关系,主要是以维护家族利益继续为目的,以贵族阶级所认可的习惯来调整的。

  在讲座最后,巴旺教授提及了他所参考的主要文献资料,除去海外出版的英文著作如伯戴克的《西藏贵族与政府(1728——1959)》,仁钦卓玛的《西藏女儿——擦绒、车仁家族史》,擦绒·堆兑南杰的《我的父亲—藏军总司令达桑占堆》等,也有境外出版的藏文著作如擦绒·央金卓嘎所著的《一个贵族少女眼中的旧拉萨》,帕拉·多吉旺堆所著的《帕拉家族史》和玉妥· 次仁卓嘎所著的《玉妥·扎西同珠往事》等,还有国内出版的藏文著作如多仁·丹增班觉的《多仁家族史》,朵喀·次仁旺杰的《噶伦传》,以及北京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编辑整理的《历代达赖喇嘛传》(七世至十三世)等。讲座结束后,在场听众针对讲座涉及的内容与讲者进行互动,涉及德格土司与西藏贵族联姻,列维-施特劳斯的家屋社会概念对理解西藏贵族婚姻风习的可能性等。

  本讲座系“李安宅讲座”第三十六讲,受剑桥大学麦克法兰夫妇资助,由人类学所所长陈波博士主持,藏研所罗鸿、张延清、徐君(排名不分先后),边疆中心王丽娟,文新学院博士后恰嘎娃(བྱ་དཀར་བ)等来自川大和西南民大等高校六十多人与临本次讲座。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珠峰系列讲座第六讲:吐蕃碑刻综述
珠峰系列讲座第六讲
珠峰系列讲座第五讲:藏文古写本研究方法探索和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珠峰系列讲座第五讲
我所霍巍教授和张长虹副教授应邀赴维也纳大学参加西藏艺术文化史国际学术研讨会
我所霍巍教授和张长
3月11日张中复博士讲座:认同与识别的多样性
3月11日张中复博士讲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