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RSS
教育部
人文社会科学
重点研究基地
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
中文版
English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简讯 > 国内

麦克法兰:为什么要做人类学?——对一个喜马拉雅村庄50年研究的反思

时间:2017-11-20 19:57:51  点击:;来源:藏学所  供稿:白晗 供稿,周亚玲 供图,徐君 校对

20171029日下午,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终身院士、英国科学院和欧洲科学院院士、四川大学荣誉教授艾伦·麦克法兰(Alan Macfarlane)教授及夫人Sarah Harrison女士按照合作计划到访川大,为川大师生带来题为“为什么要做人类学?对一个喜马拉雅村庄50年研究的反思”(Why do we do anthropology? Reflections on a fifty-year project in a Himalayan village)的学术讲座。本场讲座系“喜马拉雅系列学术讲座”第七场,由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中国藏学研究所徐君教授担任讲座主持。来自美国新大学印中研究中心主任Ashok Gurung教授、四川大学相关院系研究生、西南民族大学研究生以及其它校外人士六十余人到场聆听本场讲座。

讲座正式开始之前,徐君教授对麦克法兰教授的学术生平进行简要介绍,同时对其十多年来保持与四川大学密切合作以及对四川大学做出的学术贡献表示衷心感谢。麦克法兰教授自2004年开始与四川大学合作,通过个人出资的方式帮助四川大学建立了人类学研究所。2014年,麦克法兰教授四川大学进一步加深合作,他将由他本人发起并负责的“康河计划——保护行将消失的世界”中部分喜马拉雅区域的资料赠予四川大学,作为四川大学喜马拉雅多媒体数据库建设基础。

讲座开始,麦克法兰教授先从自己早年的经历讲起。他于1941年出生于印度东北部阿萨姆,他的父亲在当地经营一个茶园。自出生起,经常照顾他的人并非是自己的母亲,而是来自阿萨姆当地部落的一个妇女。他在阿萨姆度过了非常自由、非常愉快的童年时光,也学会了当地的语言。直至五岁离开阿萨姆,回到英国接受教育。麦克法兰教授认为正是自己童年对异文化的亲身经历,成为他今后从事人类学事业的并且一直热爱亚洲的一个起源。

接下来麦克法兰教授简要地介绍了自己选择居住在尼泊尔中部山地的古隆人(Gurung)作为研究对象的经历,通过这些经历麦克法兰认为人类学的目标有两个:首要目标是理解他者。例如人类学家应该追问“为什么他人是这个样子的?”,“是否所有的人类都爱好和平?”,“所有的社会中性别都平等吗?”,“是否所有的人类都有宗教信仰”等诸如此类的问题。只有通过追问才能获得关于人类的整体性观点。人类学的第二个目标是了解自己。应该追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这样的问题。只有对历史熟知,人类才能够看清并且理解自己当下的处境。

在谈到如何了解他者的社会与文化时,麦克法兰教授更为具体地分享了他研究古隆人的经历。他说自己五十年来对古隆研究的兴趣一直被四种好奇的力量所推动:一是在一个没有工业力量进入的社会中,人们如何生活?他展示了一段他于1968年拍摄的一个古隆妇女在没有现代机械的情况下,如何采用人力工具完成稻米脱壳的工作。麦克法兰说他自己尝试过,光是用脚踩动脱壳的那个工具就非常困难,根本无法如当地任何一个普通的古隆妇女那样一边用脚踩着杠杆的一端,一边还用手拿铲子翻动杠杆另一端的稻谷。所以这些前工业时代的人类生产技术和经验是非常宝贵的,很遗憾现在这些技术中的大部分已经消失。第二种好奇是人们如何生活在一个无国家的社会?比如英国和中国这样的社会,国家的控制力非常强大。但是古隆人生活的村庄有所不同,虽然他们被尼泊尔政府统治,但尼泊尔政府的治理始终比较松散,古隆人的政治生活依旧处于“前国家”(before state)的传统中。第三种好奇是类似古隆这样“前现代”的社会实际上并非与世隔绝,它们与其他地方乃至全球的联系是怎样的?这里麦克法兰谈及他一直关注的现代性(modernity)和现代世界。他认为现代性并不止于物质(例如手机、汽车、网络)层面,从人类的观念也能看到现代性。在尼泊尔的田野调查中,他看到的现代性是来自四个不同层面的压力——经济压力、权力压力、社交尤其是来自家庭的压力以及宗教信仰的压力。这四种压力之间也不是相互独立的,它们深深地连接在一起。最后一个好奇则是关于现代性本身,一个非现代性的社会是什么样的?他认为理性是现代性的特征之一,比如英国就是一个理性高度发达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哪怕是宗教中也充满理性。我们把英国这样的社会称为祛魅(disenchantment)的社会。与此相对,在亚洲的大部分地区,在普通人的生活中随处可见仪式、巫术、神话的痕迹,我们把此类社会称为赋魅(enchantment)的社会。为了更清楚地说明其研究和思考路径,麦克法兰教授为大家展示了一段他拍摄的古隆人举行仪式的影片。

对于人类学的学生如何开展田野调查与研究,麦克法兰教授给予了具体的指导。首先,接触异文化时,应当像一个婴儿一样去听、去看、去观察人们的行为举止。其次,他认为人类学的关键在于写作,尤其是在田野调查中的写作。他认为田野中的写作不需要严密的组织和体系,田野中的写作需要尽量完整地呈现当地的生活世界。这样的写作细节越多越好。他援引英国一位作家的话鼓励大家:Write first, think later.

麦克法兰教授鼓励所有到场的学生投身人类学研究。他认为人类学是一项非常值得从事的事业,当他回想自己五十多年前作为人类学的一个学生时感受的非常孤独的,因为那时学习和从事人类学的专业者很少。那时的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五十多年后的今天,即便是在离现代人类学的发源地英国千里之外的中国,也有那么多对人类学富有热情的年轻学者。他建议年轻人们不要把自己锁定在一个很小的空间内,应该对世界保持广泛的兴趣。例如他自己既喜欢人类学也喜欢历史学,既享受写作同时也热衷于拍摄各种各样的民族志影片。

  麦克法兰教授的讲座激发了在场学生极大的热情,踊跃发言向教授请教,麦克法兰教授一一给予了耐心细致的回应。作为总结,徐君教授谈了关于本场讲座内容的感想,同时也对所有到场学生能够坚持听完一场纯英文、高质量的学术讲座并能够与教授良好地互动、进行讨论的场面感到欣慰。徐君教授还代表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向麦克法兰教授赠送纪念礼物,以表达尊敬与感谢。最后,本场讲座在全体到场听众的热烈掌声中落下帷幕。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资讯
珠峰系列讲座第六讲:吐蕃碑刻综述
珠峰系列讲座第六讲
珠峰系列讲座第五讲:藏文古写本研究方法探索和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珠峰系列讲座第五讲
我所霍巍教授和张长虹副教授应邀赴维也纳大学参加西藏艺术文化史国际学术研讨会
我所霍巍教授和张长
3月11日张中复博士讲座:认同与识别的多样性
3月11日张中复博士讲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