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RSS
教育部
人文社会科学
重点研究基地
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
中文版
English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简讯 > 藏区

玉树地震记之四:医院探访二

时间:2010-04-19 15:20:56  点击:;来源:藏学所  供稿:徐君

  若有爱心人士捐赠,请联系空军医院政治处,电话:86590121。

  出了医院,就立即给一些要好的同事打电话,看能否先捐献一些衣物,暂解伤员家属的燃眉之急。回到家,与女儿一起找寻她的心爱玩具及衣服。收拾停当已经十一点多了,接到四川省人民医院志愿者电话,告知解放军总医院那边病人需要青稞面和酥油……也许是这几天商店储藏被买空的缘故吧,但愿明天商家又有新的进货。

  与巴措妹妹一个病房的女孩,因为受伤失血过多,到现在还处于危险期,脸无血色,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不会说汉话的哥哥陪在身边……

    一位八个月身孕的妈妈,在丈夫的陪伴和医护人员的精心照顾下,情况有了好转,脸上也有了血色。提起在地震中遇难的亲人尤其是同样怀着身孕的姐姐,眼圈红了。同时担心着如果孩子生在成都,将来回去不能适应高原情气候怎么办?一旁的主治医生介绍对于社会爱心人士,对孕妇的捐赠最好是水果等实用的营养品。

  伤员中,情况比较严重的还有一位7岁小女孩,瘦瘦的,躺在病床上,很令人心疼。我们进去时,志愿者姐姐们正在为她按摩受伤的腿部,女儿凑上前去,问她想要什么,细细地声音说“我想要个洋娃娃”,“大的还是小的”“琼琼的(小小的)一个就行了”,真为孩子感动。

  17号床是一位藏族小伙子,全家人都在地震中遇难,自己也被压伤,腰部一根骨头被压断,脸部也有伤,被救后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小便尿不出,情况很是紧急,在同一个车上的巴措想办法用一个饮料瓶帮忙还是无济于事,后来到了机场医护人员用导管才排除险情,现在他一人被安排在一个单独的病房,要在床上躺上几天才能动弹。看着他孤零零地一个人,虽然有志愿者不断地进出他的病房,但志愿者一离开,一种孤独无助感让他很是难受,也主动向医院提出能否为他安排一个同房病友,我也向主治医生代为转达,但医院有专门的安排,正在联系心理专家,计划对这位小伙子进行心理救治干预。当问他有什么需要时,“就是没有衣服穿:现在穿病人服,好了就没有衣服了”,这位小伙子衣服号码是:衬衣40码,下装34、35左右。身高175cm左右。

  与华西医院不同的是,空军医院为每位病人发放了即冲即饮方便酥油茶和青稞面、酥油等物品,每位伤病员床头摆上一束鲜花和一篮水果。同时提供医院营养专家配置的盒饭。走访了几个病房,都表示吃食目前没有问题,主要是换洗衣物和鞋子,再就是没有一点现金,全部埋在倒塌的房子下面。

  空军医院为每位病人及其家属都配备了洗漱用品,并为病人购买了衣物和鞋袜,暂时没有考虑亲属的衣物,而这些随床亲属都是一身衣服,甚至连鞋子都没有。

  我在与病人谈论时,医院护士进来为每位病人洗脸,打扫和整理病人床铺,情况比较好病人的家属还与护士开着玩笑。一位年轻的妇女后悔没有把孩子同时带来,一边揪心着丈夫的伤势,一边想念着在外婆身边的孩子。“早知道这边安排的这么好,该把孩子带来的”。

  巴措对于华西医院严格的治疗和管理心理很不认同:“那边的条件比这里好,但是这里更有人情味,这样大家的心情也会好些”。

  病人亲属志愿者巴措是一位年轻的姑娘,在这里陪着妹妹,地震那天,她刚刚到西宁去看望在西宁治病的父亲,8点钟到车站,11点就做回玉树的车,接留在玉树上学的妹妹。而上高一的妹妹,地震时在正赶往民中上学的公共汽车上,汽车翻倾,腿部受伤,到空军医院后由于得到有效救治,虽然才两天时间,伤处恢复很快,已经可以下床活动了,姐姐巴措的心情也相对轻松。昨天还自己找到华西医院去看望那里的玉树老乡,也被拦在了病房外,后来出示了自己的病人亲属证,谎称自己是志愿者得以进行病房。

  玉树地震伤员被安排在医院内院,最为安静的消化科住院部。整个住院部一楼被分为一区和二区,在护士站门口树着一个半隔离区的牌子。由于我和女儿是从侧门进入病房,所以没有像在华西医院一样,在护士站就被拦在病房前。在第一间病房,刚与病人聊几句就有医院的医护人员前来问询,并帮助介绍情况:空军医院目前接诊病人34人,1岁以下的孩子有3、4个,10岁左右的孩子5个,情况严重的有4、5人。没有遭到院方拒绝的我们逐一走访伤病人。这里的病人以结古镇上的居民为多,年轻人基本上都会汉语,会汉语的伤病人家属被征集为志愿者充当医患之间的翻译。同时也有来自四川教育学院、电子科技大学的藏族同学作为志愿者,只有两三个病人没有亲属,因此这些志愿者没有被分派随病人,而是各个病房照看,陪病人说说话、玩耍纾解病人紧张的神经。

   在住院处门口空地上专门设立有接诊和分诊临时场所,空军医院的伤员时16号晚上到的,这两天没有再接受新的伤员,但是临时搭建的接诊、分诊帐篷还整齐地留在那里,中国移动通讯的热线电话设在分诊帐篷前,我和女儿十点多离开医院时,一位工作人员依然守在热线电话旁。

  有了华西医院探访的经验,我没有再贸然购买物品,而是先到医院了解情况,看病人有什么需要,医院有些什么规定。18日晚7点多,我带着女儿,到空军医院探访玉树灾区伤员。空军医院正值六十周年院庆,医院的门诊大楼处没有像华西医院一样挂着救治玉树灾民的横幅,而是挂在院里接诊玉树伤员的住院部大楼门前。顺着空军医院从大门口开始不断设立的指示牌,找到了玉树地震伤员的住院处。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玉树,我们所关心的人怎么样了?
玉树,我们所关心的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