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RSS
教育部
人文社会科学
重点研究基地
四川大学中国藏学研究所
中文版
English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简讯 > 藏区

玉树地震记之五:震中的亲人们,您们还好吗?

时间:2010-04-20 10:23:10  点击:;来源:藏学所  供稿:徐君

  从18号开始,玉树地震的救援工作由结古镇逐渐向周围村落扩展。离县城几公里的禅古寺附近的禅古村基本上被夷为平地了,与结古镇相距20来公里的巴塘乡还没有传来消息,远在震中的上拉秀乡情况又是如何呢?昨天打通了上拉秀乡原乡长扎西闹布的电话,得知他及他的一家安然躲过灾难,只是祖房毁了。问及上拉秀乡的情况,他由于一个月前刚刚调离上拉秀乡,所以无法掌握上拉秀乡的情况。他也没有见到仍在上拉秀乡任书记的成林求培,电话也无法接通。     
  上拉秀乡的牧民们到底怎么样了?我从电脑中调出这几年在上拉秀乡的调查及图片,在此著文以示对他们的记挂和问候。
  上拉秀乡位于结古镇南部,距县城78公里,平均海拔4200米以上,下辖7个村20个牧业合作社,全乡总户数1830户8760人(2007年数据)。


震中:上拉秀乡日麻村

  2006年,是我与绿色江河合作的“三江源生态移民调查”项目进行的第二年,我设计要到移民迁出地看看留居户的生存情况以及草场保护和建设情况,8月3日,我们一行8人就驱车来到距离上拉秀乡75公里的日麻村,(上拉秀乡政府距离玉树县62公里,这两个数据都是根据我们当时的汽车里程显示计算)。
  在日麻村公所附近,我们遇到了日玛村副村长曲尼尼玛,介绍说日玛村有479户,其中有92户搬迁到结古镇。每个村小组有一台上面配发的电视机。我记得当时村公所房子的大门紧锁着,因为不久前发生了一次地震,村公所及附近的牧民住房都成了危房,村公所办公点设在临时搭建的救灾帐篷内,每天由村委会成员轮流值守。当时村公所帐篷里还见到了日玛大队副书记索郎尼玛和其他几位村民。索郎尼玛时年46岁,妻子,40岁,有7个小孩,4男3女。老大20岁,最小的5岁,其他的分别是7岁,9岁 ,11岁,13岁和16岁。索郎尼玛说这7个孩子只有4个可以上学,愿意送他们去上学,只能等村子建好了再送,没有交通工具送乡上太远了,虽然不用交费用,但不想去。听说村上要建学校,已经开始开工了,准备送几个小孩过来上学。
  曲尼尼玛的姐姐格周(曲尼尼玛和姐姐分别有4个孩子)、布格(时年40岁)和妻子才仁吉(时年30岁)也窝在帐篷内取暖,一起谈论着刚刚发生的地震并进行着种种的猜测:“神山就在后面,地震就在这附近,黑色山脚的~~日山,天空亮时,第一次地震比较厉害,房子在摆晃,没有伤到人,余震有50、60次,昨天还有,今天没有。白天有,晚上有,幸亏是夏天,住在黑毡蓬,房子倒得多,许多牧民盖了房子,黑毡蓬都处理掉了,有一些家连个窝都没有。只能借别人家的毡房。牧户个个都受到损坏,现在不敢进去。” “现在地震了,房子裂的裂,倒的倒,都不敢住在房子里,都住在黑毡蓬。”(2006年调查日记) 他们向我们这些来自外面的人诉说着,希望我们能够给他们一点帮助或者代他们向上面要点补助。只记得当时我们不敢有任何承诺,因为我们只是一群普通的研究者,没有任何官方背景,也没有能力对他们做出什么承诺;每个人尽自己所能地为他们捐赠了一些钱。


这是06年8月日麻村村公所搭建救灾帐篷
 日麻村公所旁住着成恭一家,家里有六口人, 2 位丈夫, 1 个妻子, 3 个儿子,家里开着一个小卖部。三个儿子中有两个出家,一个出家到了印度,一个在附近的寺庙。大儿子是 21 岁到的印度,在印度萨迦(记音),我们那时见到他时,他已经 24 岁了,在印度呆了三年刚好回来小住,计划两个月后再到尼泊尔去。

这是日麻村村公所旁成恭一家与我们调查队员合影(2006年)

成恭家被地震损坏的房子(2006年)
  还记得我们返回玉树的时候,在当地人指引下,围着被当地称为神湖的眼睛湖转了一圈,在路上看到了奇观:两座山之间同时出现了两条重叠的彩虹,同行的高原病专家寒梅大夫惊呼“活这么大没有见过这么奇特的彩虹”。可惜我一时找不到这组照片,但是当时那种惊异的心境还依然留存在心里,还有若隐若现的眼睛湖差一点让我们迷路的紧张情景也依然在目。
  处在震中的老乡们还好吗?眼睛湖还依然那么朴素迷离吗?
震中:上拉秀乡多拉村
  07 年,我们在家吉娘社区村长土登的介绍下,到了他的老家上拉秀乡多拉村走访留居牧户。 7 月28 日,村长儿子 昂翁测得带领 我们从结古镇出发到海拔 4374 米 的上拉秀乡多拉村。在多拉村村村委我很惊奇作为一个 远离县城的牧业村组居然有着完善的组织制度。 村委会成员以及党员情况等,包括敬老院的每位老人都有照片,计生家庭奖励扶助一览表等信息都贴在墙上。

上拉秀乡多拉村村委会墙上招贴(2007年)

上拉秀乡多拉村主要村支和村委干部照片(其中的扎西多杰是乡包村干部及驻队干部, 2007 年)您们及你们的村民们还好吗?
  支部书记罗马带头移民到结古镇(我们在家吉娘社区见过),村长才仁昂江、副书记扎西、四个社的社长才哇、罗松普错、罗松仁青和俄才等当时都没在村委会,村委会只有一位守门的老人,为我们打开村委会办公室,介绍全村的情况以及附近的男女神山。正在村委会休息时,多拉四社社长俄才开着一辆桑塔拉轿车,从玉树赛马场回来路过村委会,成了我们到多拉四社——家吉娘土登村长的原居地的绝佳向导。记得当时看到开着轿车的俄才,对一个远离现代化城市的纯牧民开着在城市里也算得上是高级的轿车在草场上奔驰的情景很是讶异,同时也思考着牧区发展的前景及真正途径,忧虑着也许不久的将来,骑着马在草原驰骋的景象会变成一种想象。
  开着桑塔拉回到家的俄才,立马招待我们喝酥油茶、吃糌粑,由于他家离我们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我们就没有多留,又驱车顺着草地上驶行出来的车印向前赶路。

上拉秀乡多拉四社社长俄才一家和我们(2007年)
  那天我们很晚才到达目的地 拉四社索南文扎——家吉娘社区土登村长妹妹的家。我们到达时,正是牧民们一天中最繁忙的时段: 8 岁的小女儿正从远山往回赶羊,母亲在挤着牛奶,父亲在帮忙分隔牛犊与奶牛。几十头奶牛的挤奶工作是一项繁重的体力活,藏族牧区挤牛奶的工作一般都是由妇女完成,家中男性不会直接参与,最多在女性挤奶时帮忙分离牛犊与母牛,以免牛犊吃完奶牛的奶。 7 、 8 月份也是牧民一年中最繁忙和丰收的季节,靠着牛奶制作各种奶制品,成为一年中除了虫草以外的主要收入来源。看着他们繁忙的样子,我们一点忙也帮不上,相反,与我们一起回来的家中大儿子还要为我们准备着晚饭:用新鲜的牛奶煮成的米饭,是牧民招待远客的最高级食物。同行的韩大夫听说后不停地啧啧赞叹,这可是最高的礼节了。

上拉秀乡多拉四社挤牛奶的女主人(2007年)

上拉秀乡多拉四社房东家的两个儿子(2007年)
  大儿子 20 岁,几乎不会说什麽汉语,一路上我们对他说话他只是很可爱的笑,露出牧区人的淳朴。脖子上带的这个领带还是我帮忙半天侍弄好的,不过很快就不成形了 - 我也是假打。作为一个牧民居然考究到把衣物拿到玉树县城结古镇干洗,这也很令我吃惊。小儿子当时在移民村跟随舅舅一家居住,并在县城三完小上学,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有点官腔官调,很是老练。

晾晒曲拉的房东母女
  牛奶熬制的曲拉是牧民现金收入的主要来源,分白色和乳黄色两种,忘掉了他们是如何区分并制作的,只记得他们说乳黄色是被认为营养最好的。
  翻看着过去几年的照片,回顾着这五年来在三江源、在玉树、在上拉秀乡走访的种种,过去的人和事都浮现在眼前,不忍再继续回忆……
  各位震中的亲人们,您们还好吗?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推荐资讯
玉树,我们所关心的人怎么样了?
玉树,我们所关心的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