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人类学的田野调查——一个方法论的反思

  2010年3月26日晚,四川省民族研究所李星星研究员应四川大学人类学研究所、中国藏学研究所之邀,在我校举行公开讲座。讲座题目:什么是人类学的田野调查。

  李星星是我国资深的田野工作者,有着四十多年的田野经验。他对人类学、民族学的田野工作有深刻的思考。在讲座中,他认为,就人类学田野调查这个学科方法或特定概念而言,应包括四个层次。一,它是搜集材料的一种方法;二,它是一种交流行为;三,它是调查主体文化自觉的历练,四,它是文化本身的自我反观。

  一般的人类学工作者认为,人类学的田野方法不过是一种搜集研究材料的手段。围绕这一个层次产生了许多的探讨和写作。李星星研究员认为,把田野方法仅仅局限在这个层次上,对于人类学研究及其发展的理解,以及对于社会实践和反思来说都是远远不够的。当田野工作者进入实地调查,并有了较多的异文化体验以后,就会意识到这种行动还是不同文化之间交流和沟通的途径。田野工作者会意识到不仅是自己在认识别人,而别人也在认识自己。在交流过程中,田野工作者意识到自己的文化支配自己的时候,在对方中识别文化的特点,分辨出文化的界限,发现各种不同的文化的规定性和约定性,这个时候就高一步。从自我的文化自觉达到对所有“他我”的文化自觉,这就进一步达到更高的境界,这个时候就已经不是单纯的方法论问题了,而同时也是认识论问题。发现文化既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既是你的也是我的,文化从来没有分过,如用一句具有宗教意味的话来说:就是它“不分,不可分,也未曾分”。文化成为一个如象“本体”的自在,所有具体化的文化都是这种个“自在”文化的体表现;亦如道家所讲“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或苯教所言:“世界归于大种,大种归于性空,性空归于明智,明智归于雍中。”“自在”的文化就好比道家的“一”,苯教的“雍中”,都是不可见的,可见的只是体现它的符号和它的具体表现形式。

  他通过对田野工作的解释,实际上重新界定了文化和人类学,代表着目前国内最前沿的思考之一。

  李星星研究员的讲座得到师生们的好评,他随后和来自民族学、人类学、考古学和历史学等专业、来自本校、西南民大、四川师范大学等学校的四十多名听众对话,对听众的疑惑进行解释,对他们的商榷推进讨论,气氛热烈。讲座由陈波博士主持。

  这是四川大学人类学研究所主持的李安宅系列讲座之一。今年是中国著名人类学家李安宅先生逝世二十五周年。本次系列讲座为人类学方法的经验总结与反思,即为纪念李安宅先生对中国人类学的贡献而设,得到剑桥大学人类学家、英国皇家人类学会会员艾伦·麦克法兰(Alan Macfarlane)及其夫人萨拉女士(Sarah)以及中国藏学研究所的支持和资助,并由两所共同主持。(陈波 供稿)

2010-04-07

Copyright Zangx team 2000-2007 All Rights Reserved200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