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青藏高原吐蕃考古材料综合研究

霍巍

  在利用考古材料进行藏学研究方面,国内外学术界都曾有过一些开创性的工作。其中被奉为西藏考古先驱性著作的意大利学者G·杜齐所著《西藏考古》(原名《穿越喜马拉雅》,中译本见西藏人民出版社,1987)一书,成书于20世纪上半叶,这部著作至今仍被中外学术界广为引用,其显著特点正在于这是作者多年来在西藏高原进行考古调查与发掘工作所获资料的初步整理与研究,其中也有部分材料涉及到吐蕃时期考古。作者未收入本书的关于吐蕃时期的《藏王陵墓考》一文,在研究方法上将考古材料与文献材料相互结合,在藏学界影响甚大。20世纪下半叶,随着中国考古学者在西藏考古工作的不断开展,学术成果也开始得到总结,出版有综述性的《西藏考古大纲》(西藏人民出版社,1991)以及专题性研究的《西藏原始艺术》(四川人民出版社,1998)、《西藏古代墓葬制度史》(四川人民出版社,1995)等著作以及一些相关论文发表。近年来在国外藏学界,西方学者一方面充分利用其便捷条件,对早年或近年来流散国外各大博物馆的吐蕃文物进行系统整理与研究,产出有一批质量较高的学术成果,其中最具代表性者可举瑞士学者阿米·海勒新著《西藏艺术》(Tibetan Art,Jaca Book,1999)一书,其中涉及到诸多现流散国外的吐蕃文物,她的有关吐蕃历史与文化方面的许多相关成果也多基于这样一批资料写成。另一方面,西方学者也继承了从杜齐以来注重文献与考古实物相结合的研究传统,在资料的发掘和利用方面尽可能地通过不同途径和渠道搜罗考古材料。如大卫·杰克逊《西藏绘画史》(中译本见西藏人民出版社等,2001)一书中关于吐蕃时期的论述,便大量引用或涉及到中国学者与本课题相关的资料与成果。综观上述成果,其学术取向十分明显,力图将考古材料转化为第一手的研究资料,从国内外的研究现状来看,本课题的研究已具有一定的基础,也取得了一些公认的成绩。
  但客观上讲,与本课题直接相关的部分则相对显得薄弱,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其一,这些成果中有相当部分出版年代较早,限于时代局限,资料或相对陈旧,或缺乏系统性和科学性;其二,由于考古工作本身的局限性,许多吐蕃时期的新出材料未能收入和进行研究;其三,在地域分布上也显得很不平衡,许多工作多限于西藏中心地区展开,对其周边关注不够,资料的丰富和全面性有待加强;其四,我国国内学术界在充分利用和吸收国外藏学界相关研究成果方面还十分有限,在综合研究方面尚欠深入。
  而在另一方面,国内外藏学界对吐蕃考古材料的关注程度却在与日俱增。近年来利用吐蕃考古材料开展各个专题研究方面,都有相当成果涉及到与本课题相关的内容。如在中外文化交流史方面,《唐、吐蕃、大食政治关系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丝路文化·吐蕃卷》(浙江人民出版社,1995)、《西藏古近代交通史》(人民交通出版社,2001)等著作中都在一定程度上吸收了近十年来考古学界在吐蕃考古方面获得的一些新资料和新成果。近年来在西藏文化史和艺术史研究方面,也有不少成果涉及到与本课题相关的内容,如新出版的《藏学文库》中,其《藏族服饰史》(青海人民出版社,2003)一书中便吸收了吐蕃考古的新出材料,写成《吐蕃王朝时期藏族服饰》一章。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及时地对近十年来吐蕃新出考古资料进行系统、全面的整理和研究是十分迫切和必要的,本课题的实施将会较大的推动藏学界及时消化和融汇吸收考古学研究的最新成果,提高我国在吐蕃史及其相关领域方面的学术质量和学术地位。

 

                                        返回

Copyright Zangx team 2000-2007 All Rights Reserved2007版权所有